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浏阳花炮制作技艺

  海叔要说,英国领事馆遇到此等麻烦事,与英国国内那些支持“港独”“乱港”势力者有关。他们给搞事者发出了错误信号,反过来让自己国家的领事馆遇到麻烦。回看英国驻港领事馆中国籍雇员郑文杰之流,跑到内地嫖娼被抓,如今又拿着英国政府派发的工作签证,跑到伦敦去胡诌,英国政府颇有点自作自受的味道。

  必须提醒英国政府,“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”!是时候尽快在香港问题上收回你们干涉的魔爪了。

  03

  海叔注意到,在香港“修例风波”中,出现了不少在西方看来是极右翼、法西斯的苗子。譬如2019年12月,乌克兰“亚速营”新纳粹分子跑到香港,支持街头闹事的乱港暴徒。

  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的改编者与导演牟森,在80-90年代是备受海内外瞩目的戏剧导演。1993年的《彼岸》,1994年的《零档案》《与艾滋有关》,1995年的《红鲱鱼》皆是现象级的作品。

  其中,《零档案》作为布鲁塞尔艺术节委约作品首演于比利时,1995年在法国演出完毕又至美国洛杉矶UCLA演出,后因众多国际艺术节的邀约纷至沓来,《零档案》在海外接连演出了近百场,为中国当代戏剧赢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。1994517日,让·皮尔·狄柏达(Jean Pierre Thibaudat)在法国《解放报》上这样写到:面对如此残酷、赤裸裸地表现生命的场景,你颤抖着,受到极大的震撼,它象征着一个年轻的中国剧团的崛起,加入了戏剧的历史。

  退出戏剧界二十余年,牟森早已调转了美学方向,此次他通过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又在戏剧舞台上成功践行了他当下的艺术追求。资深策展人赖慧慧在看过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的演出后评论说:版画式的人物勾勒,写意写实的背景。仿佛凝冻在那个年代的时代美学,竟然那么鲜活地保存在现在。20年后,没有先锋和当代的包袱,意味深长和功力深厚的牟森。《一句顶一万句之出延津记》,是为戏剧爱好者不应错过的重磅剧目。

  “‘正典叙事在中国缺位太久了,牟森曾在采访中这样感慨到。从2010年至2016年,牟森在深圳与上海做了三个大型空间项目,《深圳,中国梦想实验场》《上海奥德赛》和《存在巨链——行星三部曲》,无不体现着他回归正典的艺术旨趣。

admin
非遗中国:浏阳花炮制作技艺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